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0016章 询问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9:56:00 作者: 文抄公

    第二日,清晨。

    “你好!请问是苏鲁·波特利先生么?”

    拉开房门,两名警官打扮的人赫然出现,胸前别着一枚荆棘簇拥王权之剑的警徽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就是!”

    苏鲁心道果然来了,确认了下身份之后,将两个警官请进屋里:“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有一点问题,需要对你进行例行的询问!”

    这两个警官一男一女,女的抽出一份档案,从中取出一张照片:“请问你认识这位女士么?”

    照片是黑白两色的,略有些模糊,看来拍摄者的角度不太好,但还是能勉强认出碧翠丝的模样。

    照片中的她,气质变得更加冰冷,不像人类,给苏鲁一种恐怖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一双冰冷的眼睛,仿佛透过照片,看到了如今的自己!

    诡异!可怕!

    ‘我……到底放出了一个什么东西?’

    苏鲁内心自语。

    “波特利先生?波特利先生?”

    两个警官看到他呆滞的模样,立即呼唤着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?我有些失神!”

    苏鲁将两人请到沙发上坐下,倒了两杯白开水:“抱歉……我只有这个饮料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!”

    女警官将档案一合,双腿交叉而坐,拿出笔记本:“现在可以说一说你跟照片中的这位女士是什么关系么?”

    “她叫碧翠丝,是我的同学……嗯,我曾经追求过她!”

    苏鲁笑了笑,一点也不尴尬。

    “她的确是个美人……”女警官笑了笑:“对年轻人来说,这很正常……”

    “抱歉……我听说她失踪了,是这样的么?”苏鲁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!不是失踪!”

    一旁的男警官开口:“她目前被指控三宗谋杀、九项故意伤害的罪名,我们正在通缉她!”

    啥?

    苏鲁心里一惊,想不到这个尸姬跑出去之后,居然搞了这么大的事。

    普通的尸姬创生,只是简单的操纵尸体,一旦距离施术者太远,或者失去了能量源,很快就会失去一切行动能力,甚至腐烂才对啊。

    “碧翠丝……不!她不是这样的人!”

    表面上,苏鲁还是作出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苏鲁先生,能告诉我们,在七月三日下午七点的时候,你在什么地方,做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女警官用笔帽敲了敲笔记本,吐字清晰地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在白塔咖啡厅,跟碧翠丝约会!”

    苏鲁用手抓着头发:“是她邀请的我,但她却说是我邀请的她……虽然开始并不完美,但过程总算还行!”

    这个疑点,恐怕莫丽早说过了,苏鲁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“双方都以为是对方的邀请?你们到底聊了什么?不要骗我,那一晚你做了什么,我们都知道!”

    男警官忽然开口,声色俱厉。

    呵呵,吓我?

    一个唱红脸,一个唱白脸,这都已经玩剩下了好不?

    “我没有撒谎……”苏鲁心中暗笑,表面上战战兢兢,看到女警官的目光鼓励:“我只是跟她炫耀,我拿到了绿树堡实验室的邀请函,她也真诚地祝福了我……然后我们在咖啡厅门口分手,我顺道去了图书馆,在那里看书到了十点,回来睡觉……对了,图书馆里很多人都可以为我作证!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?”

    男警官与女警官对视一眼:“当晚你有没有觉得碧翠丝很……特别?”

    苏鲁装作回忆了一下: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!”

    女警官又问了几个问题,收起笔记本,站起身:“如果你想起什么其它内容,可以用名片上的方式联系我!”

    她递过一张名片,跟男警官一起走出了宿舍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!”

    苏鲁送出门,忽然问道:“能不能问一下,之前碧翠丝在哪里?”

    男女警官对视一眼,女警官以沉重的声音道:“她在博伊市露过面!然后彻底失踪了……”

    博伊市!

    那是位于圣乔治大学所在尼亚市西方的一座城市,坐蒸汽火车需要数小时才能到达。

    ‘还真是够远的!’

    苏鲁将他们送走,随手带上门,望着手上的名片:“玛丽莲·露娜!有意思!”

    自己的准备,或许并不算十分完美。

    如果碧翠丝真的失去操纵而死亡,尸体被发现,自己仍旧很有嫌疑。

    但此时,她却成为了通缉犯?

    苏鲁真的感觉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‘但这也有好处……至少碧翠丝杀人,跟我有什么关系?没有任何证据能将这两件事扯到一起……因此,我的嫌疑很小,否则就是直接将我请去警局问话了……’

    ‘虽然如此,不过一些暗中的调查还有监视,恐怕是免不了的。’

    苏鲁根本不害怕被调查,因为他所说的大部分都是真的,自己清清白白,不惧怕露出什么破绽。

    至于跟踪调查什么的?自己还巴不得呢!

    最好那个幕后黑手看到自己有警官保护,主动放弃袭击自己,那就是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倒是碧翠丝那里,令他越发不安。

    照片中,对方冷艳的面容,一直在脑海中萦绕不去。

    ‘尸姬绝对做不到这么自主……我的仪式明显受到了‘月亮’的影响……而在诸多宗教书籍中,月亮与黑暗领域息息相关,代表着‘死亡’,是诸多邪神、伪神觊觎的目标……’

    ‘或许……某个存在干扰了我的仪式,令碧翠丝成了一个全新的不死生命?’

    他蓦然有了个猜测。

    当然,任何不死生命的成长,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。

    错乱的仪式,只是种下了一颗种子,所以一开始自己还能控制尸姬,进行简单的半智能化操纵。

    但伴随着时间的流逝,对方一定会飞快成长,以血肉浇灌出来的花朵,将会变得无比美艳动人而致命!

    ‘从长远来看,她的威胁,比幕后黑手还要恐怖!’

    苏鲁痛苦地揉着头:“或许……我应该写信,让罗德尽快到来!”

    他实在有很多东西想向这位大哥请教。

    不论是有关于诸神黎明,超凡复苏,还是猎魔人的进阶,到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超凡者,乃至最后应对碧翠丝这个全新的问题。

    与这些相比,区区的别扭不适应,都可以先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反正四年不见,一个人总会变的,不是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