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0054章 真正的恐怖

发布时间: 2019-06-22 21:33:45 作者: 文抄公

    ‘虫之茧’!

    这就是画廊的名字。

    因为出了可怕的事故,整间画廊已经被封锁,附近有警官巡逻。

    马车停下,罗德与苏鲁跳了下来,望着漆黑中的建筑,都有些心悸。

    “记住……不能看那副被诅咒的油画!如果你记住了恶魔肖像……或许下次那诅咒就找上你了!”

    罗德拿出两条黑布,将眼睛蒙住,剩下的一条给了苏鲁。

    “这种装扮,更像恶魔猎手了!”

    苏鲁吐槽一句,蒙住双眼,灵感勃发之下,仿佛雷达扫描,周围十米物品的轮廓清晰出现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“虽然这里的诅咒之灵不是来自深渊的真正恶魔,但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恶魔职业者所布置!”

    罗德抽了抽鼻子:“哪怕对方已经离开很久,我依旧从空气里嗅到了浓烈的恶魔气息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你觉得那个恶魔职业者已经离开?”苏鲁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如果对方还在的话,我体内的恶魔之力已经开始本能地颤栗了。事实上……现在我还真有一点感觉。”罗德诚恳地回答:“还有问题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!”

    两人看到警官那边也与希玲女士的管家交涉完毕,立即一前一后地冲进画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尘封的门扉被打开,苏鲁立即感知到了里面的恐怖。

    “还好,环境没有彻底被改变与封闭!”罗德深吸口气:“我们进去?”

    诅咒之灵的特点,就是一旦被洞悉杀人规律,普通人都有可能生还,因为它只是一段死板的程序。

    但不排除恶魔程序员突然篡改规则,或者自身突变的可能。

    对苏鲁与罗德而言,此时的风险还算勉强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他们一步跨入画廊之内,周围环境顿变,外界的一切喧嚣俱都化为沉寂,仿佛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这是灵体都有的,影响周围环境的能力。

    而根据猎魔手册上的记载,最危险的灵体,甚至能在灵界中就将普通人的灵魂吸引过去,制造惨案。

    迷蒙的黑暗中,走廊长长,似乎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因为不知道哪幅油画受到了诅咒,他们两个都蒙着眼睛,但并不影响什么。

    苏鲁是纯粹以灵感代替了视觉,而罗德似乎受过专门的训练,靠着一根手杖就确定周围地形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!”

    苏鲁一马当先,飞快检查着周围。

    虽然灵感无法细致到周围的一切都清清楚楚,但大体的地形与障碍物都在他眼前纤毫毕现。

    甚至墙壁上的油画,如果他集中精神,都可以看到一些轮廓,不过他肯定不会故意寻找诅咒,让其上身的。

    跟那么一个灵体交手,并不是好玩的事情。

    转过一个弯道之后,苏鲁忽然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在他的感知之中,前方数米处,地上躺着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血腥味?死人?”罗德抽了抽鼻子:“希玲夫人?”

    “是她!”

    马车的速度,怎么赶得上灵体穿行?两人对此早有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的希玲夫人,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美艳感觉。

    她美丽的眸子完全失去色彩,头颅与身躯分离,鲜血在尸体之下流淌大片。

    “现场的油画是哪一张?看介绍,千万不要看油画本身!”罗德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展厅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鲁灵感外放,找到了铭牌介绍:“画家罗伯特的作品——黄昏中的男人!”

    “这幅油画被诅咒的可能性很大,走吧!”

    罗德手杖敲地:“确定诅咒源头,我们可以交任务了,剩下的事情,可以让女神教会接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!”

    苏鲁这时,却是又有了发现:“那边……还有人!”

    他脚步一转,来到另外一个展厅。

    在中央,有着一个少女,他十分熟悉的少女——莫丽!

    此时的莫丽·艾波模样很糟糕。

    或者说,她已经是一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并且,双目被挖,五官流出黑色的淤血,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,舌头吐得老长。

    “她手指上有血……是她自己挖掉了自己的眼睛,刺破了自己的耳朵,最终掐死了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苏鲁感觉到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能击败一个人最本能的求生意识,这简直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我嗅到了硫磺的味道,还有蜡烛燃烧、精油熏香……她在进行某个仪式?”

    罗德忽然冷笑。

    “的确……”

    苏鲁观察了下,发现的确有着其它布置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很明显……这个画廊之中,不仅仅存在一个恐怖!”

    罗德道:“她来这里,应该是为了那副‘黄昏中的男人’,解开上面诅咒之灵的封印,为了诅咒某个人,比如你!但是……诅咒之灵不是普通人与低阶超凡者可以操纵的,她失败了,诅咒之灵突破封印,却开始疯狂地杀人,为了自救,她举行向恶魔祈祷的仪式!然后,就是你看到的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或许看到了……真正的恶魔!”

    恶魔等同于邪神,不可直视,甚至它的深渊之语,对于低阶超凡者来说,也是极端恐怖的事物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女孩,真是中大奖了,她一定是厄运之神的眷者……如果有这尊存在的话。”

    罗德补充了句:“你一直在寻找她,希望她解答你一些疑难,可惜她也死了!”

    虽然【灵媒】可以令死人说话,但苏鲁此时丝毫没有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纵然莫丽能成功通灵,她的灵也必然被恶魔污染了,通灵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苏鲁完全可以想象当时的场景——女孩被困在画廊之内,面对不断杀人索命的诅咒之灵,不得不向恶魔祈求,原本只是祈求庇护,但深渊中那伟大的、不可名状的存在,这次竟然如此慷慨,展露了真容,或许还伴随着恐怖的、污染的低语,被七神及其信徒称之为‘污秽之语’、‘深渊低语’的东西!

    那莫可名状的恐怖,直接钻进了少女的大脑,摧毁了她的理智,即使采取一些封闭五官的自救手段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最终,她自己掐死了自己!

    纵然是苏鲁,乃至其它超凡者,碰到这样的情况,同样得栽!

    “明明只是一个最普通的祈祷仪式……”

    苏鲁有些不可置信地喃喃着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恶魔又不会跟你讲道理!”

    罗德耸了耸肩膀,深渊恶魔本来就是不可理解的存在:“现在,这个地方的危险程度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,我们必须马上离开!”